发新话题
打印

砚 田 画 语 文 陈十田

砚 田 画 语 文 陈十田

砚 田 画 语(选摘)
文 /陈十田

笔受于心  以书入画
赵子昂语:“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与八法通,若也有人能会此 ,方知书画本来同”,书画同源,古已论之。作画如作书,一笔一墨,笔墨分明,笔控于手,使转随心,不为笔驭,不为墨碍。黄宾虹语:“用笔之法从书法而来,如作文之起承转合,不可混乱,起要锋 ,转有波澜,收笔须提得起,一笔如此,千笔万笔无不如此”。
国画之用笔,柔中寓刚,刚中寓柔,虽寸管柔毫,然可写千里江山,世间万物。笔受于心,使转于手,心手双畅,景由心生,亦从笔出,完全在于手控制笔,“用笔以万毫齐力为准,笔笔皆从毫尖扫出,用中锋屈铁之力,由疏而密,二者虽层叠数十次,仍须笔笔清疏,不可含糊”(黄宾虹语)。国画以笔墨美为旨,笔墨为内美,非西学之造型美,内美是含蓄之美,谐合之美,凡此种种皆由书法得来。以书入画乃学画取法正宗,也是国画之特点,以书入画强调书写性,非描摹制作,而须一点一画笔笔写出,树石、山水、舟桥、人物、花卉需依形写就,客观之物象通过主观之笔墨,再现艺术之形象,从而达到中国画讲求笔墨美为核心的精神旨归。
寄兴笔墨  写意山川
中国画独特的思维与表现方式就是写意,这是中国艺术精神的一个重要方面,讲求写意,就是体现中国画艺术之特色。在而今东学西渐、中西融合的时代,坚持中国画之艺术特色尤为重要,无论山水、人物、花鸟写意精神强调了主体精神世界的表现,通过写意这一手段,“寓乐于物,寄乐于画”实现个体的畅神。
写意非同写实,写意乃写心象非物象。石涛语“对景不对山,对山不对景、倒景、借景、截断、险峻”,即面对景而不是山,或重在写景而不是写山,重在写意,而不是写实。眼前之山、水、树、木皆一一成景,通过客观印象,“中得心源”后反映出的是主观之心象。
写意乃写心意,眼高者意乃奇。白石老人曾言:“不与照像机争功,妙在似与不似之间”,求实是功,求意是道,功可十天半月磨炼而出,道则需经年累月苦悟而得,写意之画,总以其画意之奇而动人心魄。中国画的写意精神主要有写和意两点,写指书写即书法用笔,笔笔写出,可见笔迹,意乃作者主观内心的心意,包括作者的审美情感,精神品格。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造化是物像,心源乃意象,只有真正懂得中国画写意精神的本质,方能寄兴笔墨,写意山川。
图真传神  以古为佳
中国山水画重在写心 ,即写作者感悟到的山川精神,并非描摹自然中的真山真水。荆浩《 笔法记 》的精神主旨是“图真”,“图真”的本质就是传神,就是保其神韵。写山水之形的目的在于传山水之神,而不能仅仅保留在形似上,“似者”,得其形,遗其气,“真者”,气韵俱盛。“真”是指传达出山水之神的形,要求“度物象取其真”,即认真体悟山水之形,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表现山水之神,主观之神虽依托客观之形,但高于形,神是主要的,起主导作用,即我为山川写照,我为山川传神。山水画要达到传神的目的还必须明白且掌握“六要”法则,既荆浩在《笔法记》中提出的六要:“一曰气,二曰韵,三曰思,四曰景,五曰笔,六曰墨”。
中国画讲继承传统,传统的核心精神就是古意,赵子昂指出:“作画贵有古意,若无古意,虽功无益”,明确指出作画应守传统之法。古乃精神,是传统,是法则,愈古弥新。古人眼前之山川同于时人眼前之山川,并无二样,山川没变,山川之精神也没变,而时人写山川,总以创新为口号,写出山川之景却与古人大异。“图真传神,以古乃佳”,是追求中国山水画传统的本质所在。

TOP

发新话题